藏獒咏江滨的离去–怀念藏獒

 【图片】很长一段时间我都沉浸在咏江滨的离去中,我不知道该怎么安慰苏哥,也不知道究竟该如何向大家解释这件事,本来我是不愿意提起这些事,每每提到江滨的名字时我的心还是会绞痛。这两天有很多獒友给我打电话确认此事,每次提及都会伤心,所以我觉得还是在这里向大家表述一些我在燕京时有关咏江滨离去的一些事情,也算是代表燕京发个讣告吧。
咏江滨,6岁左右,高76CM,体重约150斤,长毛铁包金,于2004年10月26日早8时(好像是这个时间,我记不太清楚了)离开了所有爱他的主人和獒友。
早在7、8月份,咏江滨的状态较往年相比就不太乐观,今年北京天气太热,特别是8月中接连10多天持续40多度的高温,往年这个时候燕京藏獒园是要闭园3个月谢绝参观的,今年因为很多爱好者的坚持,燕京一直接待参观,少时每天3、4批多则10几20多批参观者者,加之江滨性格刚烈,所以健康状况每况欲下。9月至10月,咏江滨应各组委会热情邀请又接连参加了几次展会,长途奔波加之现场参观者的数量众多,有个别参观者不顾工作人员劝阻挑衅江滨等犬只,会后有更多的爱好者前去燕京参观,最多时每天竟接待约200人,我当时在燕京獒园帮忙接待部分参观者,竟也忙得不可开交,有时中午饭都不能吃,吃过晚饭早早睡觉休息。
这几个月的疲劳成为咏江滨病发的重要因素。10月17日左右,咏江滨有些感冒症状,第二天中午病重喘了起来,经与北京农大医院联系决定前往就治,下午3时许,在往车上装运咏江滨时出现窒息性休克,我和苏先生一起实施胸外压及人工呼吸,2分钟左右咏江滨苏醒,半小时后勉强站立,燕京一行约10人陪同前往农大医院,经验血及X光确认其心脏病并胸腔积液。至夜12时许留下陪护人员3名,其它人员回燕京。
第二天傍晚,咏江滨回到燕京由专人在专设房间内观察治疗,此后两天江滨一直吸氧并服用瑞士药物治疗,但当时苏先生已经通过电话联系到身在希腊的夏教授确定江滨为时不多。此后燕京獒园内往日生机不再,苏先生更是茶饭不思。经过3、4天的调养,江滨似乎好了些,能站立行走并对陌生人有了敌意,我们都很高兴,除了苏先生。
10月21日,我与燕京獒园另外4人一行到南京参加展会,没想到这一别竟成了与江滨的永别。24至26日我和嫂子(苏先生的爱人)都感觉到心神不宁,嫂子打电话问江滨的情况,所有的人都回答说挺好的,但嫂子怎么也不相信,我们安慰着嫂子,同时也祈祷着电话那头的回答是真实的。28日回北京,路上我知道了事情的真相,但没有告诉嫂子,她有心脏病,我把头缩在衣领里装睡,眼泪顺着下巴不停的滴到胸前。晚8时左右,我们进入北京,我试探着把这个消息告诉了嫂子,嫂子当时愣了,好半天,她打电话给苏先生,“你为什么不告诉我?”之后便一直不停的哽咽,我安慰着她。回到燕京,嫂子径直去江滨所在的房间,我则去找苏哥,看能不能尽量控制嫂子的情绪。苏哥比我们临走时消瘦了很多,目光也有些呆滞,这是继铁蛋之后他失去的另一个最爱,我能理解这个峥峥的汉子为什么如此不堪一击。10分钟后工作人员跑来说嫂子休克了,苏先生和我都赶去,服了药,做了些急救并报了999,嫂子醒来后还是不停的痛哭,后又几尽休克,后经999送医院急诊。
从此,燕京的人便绝口不提咏江滨,我也不知道最后江滨葬在什么地方,据说葬江滨的时候苏先生不敢在场,饲养江滨的根儿和超儿更是哭成泪人。30日,我决定暂时离开燕京,试图忘记或淡化江滨的死。没想到大家都这么关心咏江滨,我代表燕京獒园代表苏先生谢谢你们了,谢谢你们对江滨的关心和掉念!让我们一起祝愿咏江滨一路走好。。。。。。【图片】
Tagged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