养殖藏獒需要敏锐的观察能力

一名全面的裁判是繁殖者的最佳拍档。尽管繁殖者们研究他们自己的和竞争对手的犬,但经验丰富的裁判们却要在一年当中判定评估成千上万的犬。他们从专业角度,对犬进行从被毛到骨骼的评判。因此,当裁判们提到一些他们认为欠缺的地方之时,繁殖者们就应该引起足够的重视。或许有些更是关乎到犬类解剖学的基本问题。

过去,裁判和资深的繁殖者们就一直对于犬类功能性前后结构所产生的影响进行探讨。由于正确的前部结构看起来很难通过遗传基因来得以保持,因此多年以来,裁判和繁殖者们对合理的肩部及上肢的缺失感到遗憾。现在,另一个重要的骨骼条件引起了众多繁殖者们的关注:胸部结构,以及正确的胸腔(肋骨)和腰部间的比例。

胸腔内包含所有重要的器官,因此要有最强的构建。在一些犬种中,由脊柱延展出的肋骨比另外一些犬种的更为凸显。在其他的犬种里,胸腔(肋骨)的特点是肋骨深而扁平,就如同我们在视力型嗅猎犬中发现的空气动力学结构。一般来说,犬的胸腔呈椭圆形。我们可以测量胸腔的宽度,深度和长度,以此来确定是否犬种的最大胸腔容量。这种正确结构对于运动型犬来说尤为需要。(此外,一些专家还建议,如果胸腔受到损伤,可能会引起一些严重的健康问题。)若是胸腔的宽度,深度或长度中的任何一个受损,那么犬就无法承受运动及由此而带来的压力。

腰部问题
现在,许多犬种中不断出现的问题是由于胸腔长度不足和腰部过长而引起的。在近期的一次研讨会中,专家们关注运动犬种,猎犬和工作犬种的腰部问题——其中不乏强调了某些指示犬种(尤其是魏玛猎犬),巡回猎犬,可卡猎犬,和罗威那犬。但不是所有犬种都存在不正确的,太长或是松弛的腰部。

考虑到各个犬种的标准,即使我们身长脚短的矮小型犬种,例如腊肠犬或是柯基犬,都要求腰要短。

腰部位于犬胸腔末端和后躯间的连接处。根据有多年经验的裁判而言,许多犬种腰部的长度越来越长,而胸腔却没有以往那样宽大。长腰(不受支撑的后部)会影响犬的耐受和力量,也会让这一部分遭受损伤。如果你的背部曾受过伤,那么你肯定知道肋骨下面因由于有较少的支撑而成为最脆弱的地方。犬的结构也是同样的道理。但是,究竟是什么引起这些犬种的腰部较长目前还不得而知。

有时候,我们常常可以听到繁殖者说这句话:“我不在意它们的身体稍微长了一点,反而它们的步态会因此而变得更舒展。”这句话到底是什么意思?难道说与正确的腰部相比,偏离合理结构的长度更加符合骨骼解剖学吗?换句话来说,稍长的腰部结构可以掩盖犬类其他结构性的缺陷么?当然,比赛的步态展示环节,这样的结构是会减少四肢间发生交叉步的可能性。然而这样一来繁殖者是会在不知不觉中造成犬的另一种缺陷呢?

专家们认为,受损的胸腔会给内脏容量造成过分压力,而过长或松弛的腰部也会由于犬长时间从事辛苦工作而对其产生影响。请记住,表演赛并不是对犬体力的一项测试。许多的非赛级犬和普通人都能在比赛中赢得裁判们的青睐。

深层的意义是什么?
现在让我们来想一下那些结构标准称之为正方形的犬种。如果繁殖者症面对轻微偏离正方形的繁殖群——肋骨发达但腰部偏短,或者胸深不足但腰部过长,那么到底哪个才能算是正确的结构?尽管有个别的结构是正方形,但是繁殖者不得不面对两种严重的结构缺陷——要么肋骨的问题,要么是腰部的问题。我们对犬赛这项运动的场地有多少要求——能掩饰腰部过长所引起的步态缺陷?这种加长型构造对我们现在和将来的犬种结构产生什么样的影响?

虽然每个犬种的腰部长度都各不相同,但是大部分繁殖者可能还是喜欢腰长不超过犬身长的四分之一。布列塔尼的繁殖标准要求连接处不大于三至四根手指的宽度。布列塔尼人用事实证明,选择那些正方形比例结构,以及正确胸腔与腰部比例的犬种,则更有希望成为优秀的赛级犬。

经常处于奔跑状态的犬种,例如视觉猎犬,都是用它们稍长的腰部来达到步幅伸展的灵活性。而其他一些腰部偏短的犬种通过横向的移动来完成像躲闪之类的动作。犬类由于不同的工作职能而形成各自适应的身体构造,以期增强它们的工作能力。我们当然不希望它们都是同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但是也应该谨记的是,我们不认为会影响结构的一些改变反而可能会对犬的结构产生影响。

骨骼构造是犬类的基础,因此我们应当更全面地关注一些能使犬更健康的结构。这些挑剔苛刻的裁判可以在繁殖者们执着于偏离预期合理结构的犬种时给予及时的建议和指导。胸腔(肋骨)的缺陷和过长的腰部是繁殖者们必须马上解决的结构性问题,就如同他们必须继续寻找正确的前躯角度和后躯构造一样。

纯种犬种的繁殖是一门集科学与艺术为一体的学问,有时候还会发现它有悖于自然规律。然而,我们必须牢记,大自然是最初的繁殖者,正是她给我们带来了这些可爱的犬种。

结合以往的智慧的经验总结,融合当下世界一流裁判的建议和告诫,我们一定可以保持稳定的犬种结构。繁殖者们,我们不能为了树而放弃整片森林。

作者简介:Patricia Trotter能审查80余类犬种。同时,她也是AKC公报的长期撰稿人

Bookmark the permalink.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