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藏藏獒基地探营,西藏藏獒

2009年春,西藏拉萨市郊,西藏藏獒协会会长王永刚(左)和他的獒友骑坐在他们精心培育的喜马拉雅河谷型藏獒背上。这两头藏獒的名字分别为“喜马”和“拉雅”,身高均达80厘米。曾有客户出价数百万元人民币都未能如愿能买走“喜马”。据了解,全世界像“喜马”这样的纯血统藏獒不到200只,全西藏也只有20只左右。
驮负生计的是牦牛;捎去虔诚的是苍鹰;启迪忠诚的是藏獒。在藏家儿女的眼中,牦牛、苍鹰与藏獒是雪域高原的“吉祥三宝”。往昔,藏獒是国土家园、生命财产的守护神,而今,藏獒忠诚、勇猛的中华血性依然如故,但在全球化的浪潮中,藏獒已成为高原与内地、中国与世界交流的“文化使者”。
在东部沿海,有身价不匪的藏獒成为警察队伍的一员;在京畿重地,有机警的藏獒搜寻和守护着重要目标;在美国、在欧洲、在俄罗斯,都有纯种中华血统的藏獒在向世诠释“忠诚”的本意。
藏獒,在藏语中被称为“桑给”,意指高大威猛的犬。初春三月,中新社记者走进拉萨近郊的岗德林村,零距离地接触源自青藏高原、古老而稀有的这一大型犬种,在这个咋暖还寒的季节,再次聆听了这群血性物种对“忠诚”狮样的“解读”。
在拉贡公路旁一处獒场,被命名为“小金龙”的一只四岁藏獒是四十多只种獒当中的王者。它肩高约八十公分,头大、腿粗、上唇下垂,叫声低沉、粗犷。当这只体态威猛的大狗由主人牵引踏出犬舍、在宽敞的院落中活动,它漠视周围诸多同类及人群、自顾巡视院落的神态,让人感受到它对营营苟苟、嗡嗡弄事者的不屑与蔑视。
这处獒场的主人王永刚是拉萨藏獒培育、交易领域的名人,也是西藏藏獒协会会长,在中国也是屈指可数的藏獒专家。
王永刚说,在青藏高原险恶的生存条件下,牧民们散居在各山岭之间;藏獒从小会守护家园,是最可靠的保护者,因其灵性、忠诚被牧民当作家庭成员。他说:“某种意义上,藏獒也是高原上家国天下的千年卫士。”
长久以来,西藏藏獒名声流传在外。西藏也因此与祖国内地及世界各地“鸡犬相闻”。马可·波罗游记中关于在四川偶遇“来自西藏的大狗”,有“其形如驴,吠声如狮吼”的描绘;王永刚和拉萨“獒友”相信,这大狗指的就是藏獒。
据协会顾问洛嘎的考证,上世纪二、三十年代,一批藏獒由英国人经印度辗转带往英国;此后形成的英国马士迪夫、德国大丹犬等巨型犬,都有这批藏獒的血统夹杂其中。
近年来,西藏藏獒大名传回中国。但长时间以来,因草原环境变化及缺少血统保护意识,原始藏獒与牧羊犬血统融合,西藏纯种藏獒数量越来越少。
“最好的藏獒必在西藏”这是此间爱狗人士在全球化背景下用尽全身解数捍卫的光荣与梦想。王永刚二十多年前从四川到拉萨,先后经营园林盆景、藏獒买卖,富裕起来后,渐渐有“好狗不多了,还是要把它们留在西藏”的想法。
他和当地同好几经周折成立了一个民间协会,在全藏各地寻找优秀的种獒,通过选配和品系繁育来追求血统纯净化。
在牧区,藏獒协会藏、汉数十家会员共同构建种源保护基地。山南地区古堆乡以出产优秀藏獒闻名,协会指导当地牧民进行藏獒优化培育和销售,如今当地养着一百多只种犬,大量放牧牛羊的传统经营方式发生改变,生态也意外得以恢复。
王永刚曾见过高度可达一米的纯种藏獒。他希望,伴随爱狗人士的努力,西藏藏獒能有机会恢复到原生状态时的体貌,具体指标之一,是身高再度达到九十五至一百公分。如今新出生的小獒长相一年比一年好,王永刚说:“西藏藏獒种群品质处在恢复阶段,希望十年有成。”
他说,“到那时,承载中华血统与文化的纯良藏獒,应当成为当之无愧的对外交往活的中华名片!”

Bookmark the permalink.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