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正的藏獒,没有第二个主人

南方的苍龙名声大
如果不能露华容
在天上吼叫有何用
北方的野牛名声大
如果不能驰平原
藏在石崖上有何用
《格萨尔王传》
故事发生在一个人和一条狗之间。
狗的名字叫赛虎,是一只4岁的藏獒。它住在堆龙德庆县羊达乡一座废弃的院子里。还没靠近院子,远远地就能听到它那充满野性的吼叫,那声音让人发怵。
在主人刘秀全的带领下,我们走进院子,赛虎见来了陌生人,叫得更凶,在铁栅栏里上蹿下跳。
到它面前时,它轰地立起来,竟有两米高。它的那双眼睛,让人不敢与之对视,我们在它面前,忽然显得渺小,感觉自己像是它的猎物。
见到赛虎之前,一路上我们已经听了太多关于藏獒的传说,有关于它们战绩的,一獒敌三狼;有关于它们身价的,最贵的上千万。这正好诠释了今天我们对待这种充满传奇色彩动物的矛盾情感一方面我们把藏獒当做图腾来崇拜,另一方面我们又想把它们驯化成家养的宠物,标价于市。
不过,无论给藏獒贴上什么样的标签,那都是人类一厢情愿的事情。
刘秀全用她的故事告诉我们,真正的藏獒只属于这片土地,它们只在天地辽阔的地方奔跑,吠叫。
寻犬:“这分明是只土狗”
赛虎4岁,肩高83公分,去头尾身长1.2米,虎头,吊眼,毛色铁包金。直立起来两米多高,吼叫起来声如闷雷,直撼人心,生人勿近。
传说中,藏獒是金刚具力护法神的第一伴神,是女神班达拉姆和暴风神金刚去魔的坐骑。而在英雄格萨尔的口传故事里,披坚执锐的战神很多都是藏獒。
和大多数的女人一样,刘秀全在喜爱的宠物狗面前自称“妈妈”;但是和大多数女人喜欢的宠物狗不一样的是,她的“宠物狗”是一只昂藏四尺的藏獒。
和不少獒场主一样,养了赛虎的刘秀全对养獒所知不少;和獒场主或有钱人不一样的是,刘秀全只是一位家境普通的退休职工,既无经济利益的驱使,也无丰厚的家底需要靠獒来助威或守护。
刘秀全是山东人,从小就随父母来到西藏,后来父母回了内地,她在拉萨安了家,现在是电厂的退休职工。她和赛虎的相遇,纯属偶然。
刘秀全的儿子非常喜欢狗,对儿子这一爱好,刘秀全很为难,儿子收回一只,她就送走一只,觉得实在没精力去侍弄这些小宠物。一次,从学校回来的儿子跟刘秀全说:“妈妈,咱家养只獒吧。”刘秀全当儿子在开玩笑:“拉倒吧你,别想这个事。”獒是什么呀,刘秀全的心目中,那就是只吓人的大狗,烧钱的主,跟她这样的家庭不搭界。儿子缠上了妈妈,刘秀全不理他。没想到儿子有天回来说,他已经和一家獒园老板谈妥,八万元买他的小獒。
刘秀全和儿子争执起来。在儿子强烈要求下,拗不过,刘秀全答应去獒园看看。这是刘秀全和赛虎的初次相见。那时赛虎才出生40天。“这是只獒吗!分明是只土狗啊!”刘秀全在獒园大叫。獒园老板有点尴尬,说大姐你不懂,这可是纯正血统的藏獒。知道它的父母是谁吗?西藏名獒战神和孔雀!
刘秀全不管,再怎么样,在西藏生活了四十年,藏獒总见过,那可都是凶猛威武的。可是这群小獒中,就这只品相最差,“哎呀长得那叫难看,毛色不光鲜,一窝里最不起眼,更别谈身形骨架有獒的潜质了。”这要八万元,刘秀全说啥也不同意。老板有些为难,按说这只小獒的外表也的确比不上它的哥哥姐姐,索性一咬牙,把价朝下喊了。经过一番压价,刘秀全最终以三万元买下了这只小獒,还向朋友借了点钱。“小土狗”有了家,也有了新妈妈。妈妈给它取名赛虎,自然是希望它能如愿长成一只威风凛凛的藏獒,也不枉了掏出去的三万块钱。在妈妈的臂弯里,它吃着,喝着,快乐地咂巴着嘴长了两三个月。
刘秀全可不开心了,怎么两三个月过去,“小土狗”还是“小土狗”呢?哪有什么藏獒的模样啊!獒长到这个时候,也该变样了。
她忍不住给儿子打电话抱怨:“不对呀,儿子,咱们受骗了吧!这两三个月过去了,就没啥变化,咱花三万块买回一只土狗了,长得还没隔壁家的土狗好看!”儿子也急了:“再养养看看?实在不行就送人吧。”刘秀全哪答应啊:“这花了我三万块钱呐,你说得倒轻松,我才不送人。它就是只土狗,我也养下去了!”
刘秀全家住在公寓楼里,每天,她都会牵着这只不好看的“土狗”去散步。赛虎虽小,却已开始显出领地意识,喜欢跟着人身后追。同楼的一位大爷以为赛虎会咬他,捡了块石头扔它。这可把小赛虎惹毛了,竟敢朝我扔石子?追上去作势要咬。当然,赛虎还小,刘秀全一拉狗绳就控制住了。
第五个月,赛虎发生了明显变化。半米多高的身躯挺拔,肌肉紧实,毛色黑亮如墨,虽不长但浓密厚实。走卧从容如虎,眼神冷漠高傲,开始显出王者之气来。只有两眼上方铜钱般的黄斑点似乎在提醒刘秀全,“我就是那只小土狗哩。”
刘秀全惊喜了,她家的土狗终于变成了藏獒。
喂犬:闯祸后只好搬家
“藏獒”在藏语中的意思为弓弦上的狗,传说中它是唯一可以与雪豹搏斗的动物。在成吉思汗时代,蒙古人甚至将藏獒编入军队作战,所向披靡。据说今天在阿拉伯和叙利亚等地发现的藏獒,很可能就是蒙古进军欧洲时所携带的军獒被遗留在当地。这些传说足见藏獒的凶猛异常。而刘秀全的小赛虎是否也能配得上这些骇人听闻的传说呢?
随着赛虎的长大,刘秀全开始烦恼。赛虎一天天变得高大威猛,头大如斗,尾如菊花,吊眼,血红色,野性十足,而且领地意识极强,不容侵犯。别说看到它,光是那直击人心的沉闷吼叫已经令人不寒而栗,再喂养在人多、拥挤的公寓楼里显然不合适。而且,刘秀全最苦恼的是,赛虎记性奇好,曾在它小时扔过石头的大爷成了它的敌人,见一次追一次。幸亏刘秀全控制得好,赛虎没有伤人。然而总有意外。
那时候,公寓楼的院子在施工。天色很晚了,刘秀全以为施工人员都离开了,便牵着赛虎遛遛。刚牵出去,赛虎突然兴奋起来,猛蹿而出。赛虎的力量早已今非昔比,刘秀全哪拉得住它,当即被拽倒在地拖了一段,胳膊和腿都被蹭破流血。刘秀全还来不及疑惑赛虎的举动,便见赛虎旋风般朝一个女孩扑去。刘秀全狂喊急追。
女孩骤见一片黑影兜头罩下,紧接着整个人被一阵强力拉扯拖拽,女孩惨叫连连。追赶而来的刘秀全看得真切,赛虎死死咬住女孩的肩膀拖行。刘秀全呵斥踢打,总算弄开了赛虎,在家人协助下把赛虎锁进了屋。接着便送女孩去医院,一直忙到夜里11点多才回家。
一进家门,赛虎没精打采地趴在地上,看着怒气冲冲的主人。主人不开心,它也很郁闷。刘秀全气不打一处来,抡起脖套对着赛虎就是一顿抽,边打边骂:“叫你不听话,你闯祸了知道吗?”赛虎低低地呜咽。刘秀全紧接着撸起袖子让赛虎看自己的伤口,“你看,你干的好事,你还把人给咬了。”赛虎转过了头。刘秀全忍不住哭出声来:“你今天闯了大祸,让妈妈花钱给人治病不说,你还挨了打,把妈妈也弄伤了。”赛虎也流泪了,蹭过来舔刘秀全的眼泪。刘秀全难过地抱住赛虎,她明白,赛虎是天性使然,它不过在尽着自己的守卫职责,在它眼里,根本不会顾及性别或大小,只知道赶走侵犯自己领地的陌生入侵者。打它,它也觉得委屈。
赛虎伤人事件让刘秀全花了几千块钱才摆平,也让刘秀全下定决心,给赛虎搬家。
赛虎从城市转移到了农村。堆龙德庆县羊达乡一座废弃大院,成了一岁半赛虎的新家。为了来回方便,刘秀全学会了开车。
赛虎喜欢这座废弃大院的宽阔,至少在院里它可以自由散步。它最开心的是刘秀全过来陪它的日子。它能准确分辨出刘秀全车子的声音,刘秀全的脚步声。很远,它就开始撒欢,不管自己90多公斤的身体有多重,见到刘秀全就兴奋地扑上去。倒在地上的刘秀全埋怨两声,它就做错事似地趴在刘秀全身旁,低头哼哼,尾巴还在讨喜一样不停摇摆。
赛虎能准确地意识到刘秀全来大院呆的时间长短。刘秀全只要说声“今天妈妈有事,就来喂喂你,下次再来哈。”刘秀全走哪忙活,赛虎都会一路跟着,很舍不得她离开。如果刘秀全说“今天不走了”,赛虎就放心地去一边呆着了,不会来腻着刘秀全。
刘秀全只要搬把椅子在院里坐着,赛虎就会踱过来趴在她脚边守着。在大院过夜,刘秀全甚至放心地连门都不用关,赛虎会忠实地守在门口。不过,赛虎规定了每天早起的时间是7点钟,那个点一到,它就会分秒不差地来叫主人起床。先是用一只爪子轻轻推推刘秀全的手,见没动静,换成两只爪子,还没动静,就不客气地跳上床来,头拱身挤,刘秀全只好起床为它弄吃的。
赛虎与主人之间的心灵感应非常神奇。刘秀全一次病了,在床上躺着,“赛虎虽说不会为我端水递药,但它会时不时地进来看看我。有时我睡着了,它就会舔舔我的手,看我有反应了,它就放心地走开了。”
忠犬:它维护的永远是主人
从拉萨到羊达乡毕竟要奔波16公里,不得已,刘秀全请了爱狗的朋友小唐一起来照看赛虎。
赛虎戒备心极强,只要不是刘秀全给的食物,绝不碰,别人想给它吃的,非得经过刘秀全的手。即使刘秀全把食物放在地上,但没有发出命令,它也不会碰。有一次刘秀全放了一盆鸡腿,但没说让它吃,结果它守在鸡腿旁一天,不仅自己没碰,还不准别的狗碰。“这其实是藏獒最原始的本能,因为在草原上主人宰杀牲畜,它就有看护的职责。”
让赛虎接受小唐费了番周折。尽管赛虎知道小唐是“妈妈”的朋友,但还是不让小唐接近,即使身在铁笼中,它的威势仍然令人不敢逼视。刘秀全在一旁干着急。小唐看出了问题所在,赛虎除了刘秀全,谁也不认。他让刘秀全第二天别来了。果然,刘秀全不在,赛虎嗑嗑巴巴地接受了小唐。“藏獒就是这样,非常敏感,它能感知到你是不是真心喜欢它,对它好。”
其实,别说是小唐,在刘秀全家里,赛虎也只认刘秀全的命令,当初力主买回赛虎的儿子也不敢轻易碰它。一起喂过赛虎、和赛虎感情也很好的刘秀全老公,一次和刘秀全因喂养赛虎发生争执,并打了赛虎。一年多以后,刘秀全老公兴冲冲来看赛虎,结果一条胳膊差点被赛虎给卸下来了。
能让赛虎接受自己,小唐很得意,都说藏獒很认主,赛虎就认了二主嘛。刘秀全说,好啊,我们做个试验吧,你推我一下。不信邪的小唐就真动手推了刘秀全。没想到,赛虎立刻一跃而起,口中发出了可怕的警告声,若不是铁笼子隔着,小唐可能已经被扑倒在地并被咬伤了。甚至有时候小唐和刘秀全为小事争执,说话声稍高了点,赛虎立刻会冲着小唐发出吼叫,提醒小唐注意态度。
即使小唐谨慎多了,赛虎还是用血的事实教训了小唐。一次,赛虎欺负小獒,小唐用棍子把它们分开,生气地对赛虎说:“你再不听话,就把你卖了,卖得越远越好。”说完,小唐就去忙了。一个多小时后,小唐端着食盆刚转过身,赛虎突然冲过来一口咬住他的手腕不放,鲜血直流。
小唐郁闷,我也就说了两句气话,难道赛虎能听懂吗?就是它听懂了,当时没反应,过了一个多小时后才咬我,难道它也经过了思想斗争吗?
刘秀全分析,如果赛虎能听懂,它肯定认为,只有主人才有权力决定我的命运,你凭什么这么说我?即使它听不懂,小唐说这话时的神情语态也会触怒敏感的赛虎,它想来想去不服气,除了主人,谁也不能对我这么说话,所以它决定给小唐一点教训。
小唐算是明白了,赛虎所谓的接受小唐,仅仅是接受他的喂食,在刘秀全和小唐之间,它维护的永远是刘秀全,绝无二心。
猛犬:赛虎一吼,全场噤声
藏獒是由远古的喜马拉雅巨型古犬演变而来的高原犬,是犬类世界唯一没有被时间和环境所改变的活化石。
赛虎和它的祖先一样,最喜欢刘秀全带它去高海拔的地方,那里天地辽阔,冰雪世界,它欢跑得满头大汗,仿佛要在喜马拉雅山脉寻到自己的故乡。
这么好的獒,该让它出去见见世面,和它的同类比比,看看谁才是真正的藏獒。刘秀全把车子后部改装了,弄出了个大铁笼,她要带着赛虎去看世界。
山西煤老板多喜欢养藏獒,这里的藏獒名种荟萃。刘秀全带着赛虎来到晋城时,当地正搞一个名犬展会。因为要交4000元的进场费,刘秀全决定不进场,在展场外让赛虎体验一下。刚靠近展场,乱哄哄的狗叫声让赛虎兴奋了,吼叫了几声。没想到赛虎叫声一起,展场竟然立刻安静下来,所有的狗都不叫了。人也全跑出来,把刘秀全的车围住,争着看赛虎。组委会当即免了刘秀全的进场费,专门辟出展场最好的场地,说只要把赛虎放那儿展示就可以了。
组委会请来专门研究藏獒的专家看到赛虎,点点头:“真正的獒还是在西藏啊。”
一旁的煤老板不服气了:“你这獒最多值个几十万,我的獒是1200万,不信我牵来给你看。”远远地,煤老板牵着他高大的獒过来了。中间隔着一条马路时,赛虎已看到对方,立刻眼睛充血,在笼子里闷吼了几声。没想到那只獒一听到叫声,扭头就跑,急得煤老板拔脚就追。事后,煤老板不好意思地对刘秀全说:“你的獒是藏獒,我的是观赏獒,不能比。”经此一展,赛虎名声大震,当时就有不少老板前来问价,刘秀全不卖。人们觉得奇怪,不卖你来展示干嘛?“赛虎出身于最纯正的喜马拉雅河谷系,我就是想让人们知道什么是真正原生态的藏獒。”
刘秀全曾带赛虎回过它的出生地,拉萨那家獒园。獒园有200来只藏獒,叫成一片。赛虎兴奋地在车上的铁笼子里叫了几声,獒园顿时安静下来。赛虎直奔父亲战神而去,和同样凶猛的战神亲热起来。獒园老板惊奇地看着这只华丽转身的小土狗,忍不住问刘秀全卖不卖。“郑州一个老板听说了拉萨的赛虎,找到我开价到60万,我没动心。”
自养了赛虎,刘秀全的生活过得十分俭朴。每月3000元的退休金,基本上就花在了赛虎身上,以前喜欢的零食、衣服都被取消了。以前的藏历年她会和朋友约着在外面疯玩十多天,但自从有了赛虎,她从不在外面过夜,“因为家里还有一口子等我回去呢!”朋友们也都帮衬刘秀全,有点牛筋杂碎啥的,会放在冰箱里冻着,让刘秀全来取。“我没有因为赛虎的存在而忽略了和人们的交往,相反,赛虎也教会了我很多,我从它身上学到了和人相处时的真诚、简单、专一。”
至今,刘秀全已经带着赛虎走了18个城市,大部分是北方或西北,因为赛虎更适应北方的气候。为了赛虎,刘秀全专门到西藏山南地区买回纯种母獒,生下的小獒竟然也都和赛虎小时候一样,起初根本不起眼,但以后就会大变样。
刘秀全并不靠卖獒为生,她为小獒选择的新主人有要求:家庭条件要好,对獒真心喜爱,不做养獒生意。拉萨那个獒园老板来看过刘秀全的小獒,心痒痒地开了高价,但她就是不松口。
刘秀全和几只小獒的主人们都建立了良好的关系,经常电话往来,询问小獒生长情况。“只要有时间和机会,我还会到当地去看我的小獒,我要保证它们是和爱狗的人在一起。”(解放网)

Bookmark the permalink.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