獒圈不良媒体的几宗罪,转载让獒友监督

 前言:广告选择媒体时一定要避免有不良影响的媒体,打击取缔这些有不良影响的媒体需要我们獒友共同努力!

揭露打击这些寄生在藏獒产业圈里的不良媒体,还藏獒产业一片春天,这篇文章或许会让藏獒媒体,确切地说是部分藏獒媒体,再具体点,就是某些地方性不良藏獒媒体睡不好觉。为什么?或许是我豪爽不羁的性格看不惯你们那部分不良媒体的令人作呕的手段?我不准备把这个问题上升到“种族歧视”的高度,何况大家都不容易,都是为了吃口饭的人;在这个遍地老中医的年代,希望那些不良媒体不要再自欺欺人,毕竟大家都是聪明人。

獒友对部分不良媒体的痛恨完全可以说是到了咬牙切齿的地步,那么为什会这样呢?应验了那句老话:一粒耗子屎毁了一锅汤。当然无容置疑的是我们的藏獒媒体在新的藏獒产业环境的刺激和影响下,已经进入了蓬勃发展的时期,无论是从媒体的数量、记者队伍的壮大,还是各种新媒介的产生,媒体的舆论力量越来越大,其整体形势是趋于良好的。但是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

看到有家獒园买了一条狗,有些媒体就安排人上门拉业务拉广告赞助,如拉不到业务,对方不提供赞助,此媒体就回头安排自己的业务员对这家獒园买的狗进行抨击,背地对人家的狗胡说八道,后续如何,我不便多说。但由此可见部分藏獒媒体朋友们,其中有些已经丧失了职业操守,个人独大,把个人利益变相拔高,这样的事情太多太多,有时候有的一些小獒园买了狗,首先想到的是主动约一下这些部分藏獒媒体人,上门取广告费,少则几千,多则几万,这是为什么?因为这是被逼的不得不给予这些不良媒体的封口费!但是,有些大獒园就不惯着这些不良媒体的这些毛病,你敢在外面胡说八道,我就敢揍你!

以次充好,牟取暴利,欺骗獒友,这是部分不良媒体的一贯作风,只要你给我钱,黑的说成白的,死的说成活的,忽悠成性,将照片修饰的它爹妈都不认识,只要给钱,哪怕是一只老鼠,我也给你忽悠成中国第一的极品藏獒,最典型的例子就是今年比较多的狗骗子用“大嘴金刚”串子冒充藏獒来欺骗广大獒友,有的媒体竟然大肆报道,不知道是这家媒体业务不熟练不懂狗还是为了钱不要节操了!

还有一些媒体的做法更让人大跌眼镜,上次去河北秦皇岛,因为从国外回来,有些路程和獒园我们不是很熟悉,后来有同行獒友介绍了一家做藏獒媒体的公司安排了几个小业务员带路看狗,一天下来看了几家,到了晚上,朋友提议还有没有其他家要看,那么大的秦皇岛市不可能就这么几家獒园,谁知道给我们带路的这家藏獒媒体的业务员竟然无所顾忌的向我们开口就说,某某某的狗不好,不值得看……;某某某家里就几条大母狗,狗不行…..;某某某家不管饭,不值得去看……;我就纳闷了,这样的话是从藏獒媒体人口中说出来的吗?这样的素质能做了藏獒媒体人吗?针对你们的衣食父母,你们说出这样的话不怕遭天谴吗?说这样的话不怕出门挨揍吗?

这类藏獒媒体人就是典型的拿了鸡毛当令箭。自身觉悟和素质的低下反应出其眼界、意识的高低。这类藏獒媒体人的工作内容就是打着獒友需求的幌子把自身利益无限扩大化。其一己之利,则社会之利,其一己之恼,则社会之恨,典型的小人世界。

有些藏獒媒体现在直接就是藏獒经纪人了,凭着好好的业务不去开拓,直接参与藏獒买卖,进行大肆抽水,联合狗贩子给部分獒友使用连环圈套,这些伎俩数不胜数,为了卖一条狗给某獒园,可谓是绞尽脑汁,用尽各种办法,一计不成再施一计!好好的一个藏獒产业就是被这样的人给搞的乌烟瘴气!

在藏獒圈,不良媒体还有存在一个根本属性的问题,可能连他们自己都没有意识到。媒体的真正存在价值。媒体的基本属性应该是传播者。它的首要任务是传播信息,以中间者的身份将消息的发出方和接受方连接起来,是个典型的纽带作用。这是对于媒体的基本要求,也是最根本的要求,甚至是最低要求。而现在的藏獒媒体人其实根本不知道什么是媒体的意义,而是典型的将自己归纳成为一个广告宣传商,只要给钱,啥事都办!

媒体发出的信息应该保持客观真实,而不是肆意扩大、无限扭曲、指鹿为马。其传递的信息对于接收人必须是积极的、正面的!

Tagged , , , , ,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