痴心养獒人-薛振月

 当年那个不足二亩地的汉都獒园,如今已拓展成为了占地15亩,以“科学”、“规范”、“人文”、享受阳光,享受大自然为标准的优质活动场地中,骄傲威武的藏獒自由奔跑着,互相嬉戏着,冲天狂啸这,让人“眼花缭乱”倍感震撼。

在这个让人目不暇接的藏獒园里,最冲击我们视觉的,仍是我们一直关心与记挂着的那30多条让人过目不忘啧啧称奇的精品藏獒。其中最具有典型代表性的,有2004年在青岛藏獒名品展中“首批认证国家百强种公獒”的“黑格”“白马”第四代的优秀种公獒“麦道”,还有众人称赞的具有稳定遗传基因和纯正血统的种母獒“巴凤”,以及早已在藏獒界功成名就,让人传诵的品牌种公獒“狮王”等等。

九年来薛振月走过的路,做过的事,经历的甘苦,有过的幸福时光和欢欣喜悦,以及他的所思所想,以及经验之谈抑或有益心得,与獒界同仁们共享。

记忆拉回到2004年5月28日,在中国藏獒俱乐部“首届中国藏獒名品展”上,陈耀春会长到獒展逐一展位巡视。一个半小时后,大约下午3时,一向严谨的陈会长忽然停下脚步,认真看了看面前的藏獒,进而询问起那个展位的主人是谁。恰在临近的藏獒俱乐部副秘书长尤文法过来说,这是老薛的。正说着,站在不远处的薛振月过来了,陈会长说:“老薛,你手里有好獒啊!”随后,陈会长与薛振月、尤文法一起合了个影。事后得知,这张照片是在此次展会上陈会长与獒园獒主的唯一合影……

薛振月回忆中“回想此情此景,陈会长的话,不仅仅是对咱藏獒的品质、品相的认可,更让铭记于心的是,藏獒的发展必须走精品之路。就为这,也为了割舍不下的心爱藏獒,我将下半辈子交给了藏獒……”

薛振月最后这句“我将下半辈子交给藏獒”是啊,人生在世,说不上什么时候就会因一件事、一句话改变了生命的航程,也因此获取了意料之外的成功。

薛振月平和可亲,待人诚恳、为人厚道、处事低调,从不夸夸其谈、故弄玄虚、炫耀自己,但也从不失“做事如做人”的原则与尊严。朋友们说,老薛是“厚德载物”的典范。9年来,薛振月犹如“孺子牛”一般倾力地延续与培育精品藏獒。

“藏獒”,是中国的国宝,既然养了,就要养出精品,养得实实在在。话语之中,真心可鉴。

自2004年至2008年,薛振月经历几年的藏獒优化提纯,科学繁育,种公獒“麦道”就是他攻克下来的第一个””高地”

俗话说,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麦道”是一条真正充满原始秉性和血性,高大威猛,体大如驴的藏獒。在2008年西安藏獒展上,“麦道”就以体躯高大、结构匀称、脊背宽厚、颜色纯正、近80公分的身高、厚实的爪掌以及走势威猛的雄姿,被评委们一致给以高分,获得“国家A级种公獒”的荣誉称号。

而在徐州汉都獒园,当我们见到“麦道”直子时,“麦道”内在稳定的遗传基因,也完完全全地展现在我们面前。这条幼公獒,虽然没有名字,却已经深入到每一个看过它的獒友的心中。它像极了“麦道”。厚实爪垫,踏在地板上,犹如从遥远的高原穿透过来的咚咚咚的钟馨之声。这对于一条年仅6个月,身高便已超70公分的幼獒来说,即使在全国各地任意獒园,也是极难见到的。

而这条幼公獒的母亲“航母”,也不得不在此笔墨一提。“航母”80公分,个子大、个头高、野性足、品相优秀、遗传稳定。一位北京的獒友给“航母”主动开价100万元,薛振月笑了笑说,“航母”的成功培育使獒园的整体水准迈进了一大步。这条藏獒,多少钱,咱都不卖。就在“航母”2010年底尚未到配种期前,便已经有8人前来预定了其后代。

从“黑格”到“狮王”、“巴凤”、“麦道”、“航母”以及优秀的幼獒们,这些一个个异军突起,让人为之震撼正在不断更新的名字,说明了徐州汉都獒园优秀薪火的传承。

如果说,薛振月在培育藏獒过程中,是一位具有战略性选育眼光和懂得科学繁育的“大师”,那么,他所经营的徐州汉都獒园,就一定是让大家能放心、能安心、能贴心的富有责任心的獒园。

獒园里的藏獒每天坚持“10公里跑步路程”,不仅科学有力地保证了藏獒自身的强壮健康、厚实稳健,也保证了健康四肢最原始的良好弹性。可以说,在全国藏獒界,薛振月最早发现了这种科学,健康的育獒模式,并已在全国各地多个獒园无私地推广与传播。

“科学育獒要严谨,精心养獒要奉献,诚心卖獒要责任。”薛振月每讲的一句话,都让人如沐春风,心增暖意。

薛振月正是以这样科学的选育,健康的培育,以责任心与爱心,才使得他不仅仅在整个华东地区形成了让人瞩目的“兄长式的专家头衔”也在全国獒友的心中,形成了让人称颂的良好口碑。

薛振月在藏獒产业发展中,大家对他都有一个共同的见解和发自内心的评价,就是他的二个“心太软”。

他的第一个“心太软”,就是见不得,也容不下有人把藏獒弄得四不像。言于此,一向平静如水的薛振月,万般愤慨地说,造假可恶!什么事你可以想,也可以做,但做什么事,都要把良心摆正。万万不能改变了藏獒这一珍稀古老的犬中资源。

他说,我们可以对藏獒优化、提纯,但不能弄个“山寨版”。单纯追求金钱刺激,丢失了藏獒的基本价值,这就意味亵渎了人的基本情感和价值观。

那么,对于这位“獒界元老”薛振月来说,9年来,对藏獒原始精神与形态的坚持,在藏獒市场的经济浪潮中,是否现实,是否正在一点点的丢失呢?

薛振月的话讲得好!讲的让人心服口服。一是人要有正确的“得失”观,二是“真金不怕火炼”

同时,薛振月的第二个“心太软”,便是希望藏獒能够发扬光大,希望藏獒能够走向世界,但更希望养獒能够实实在在,不欺不骗。

“10年来,送出的藏獒比卖出的还多。”薛振月的妻子韩美英带着苦笑告诉我们。而这,并不是因为自己家的藏獒卖不出去,而是因为前来买獒的人许多都是经济困难却真正爱獒之人。

“自己再困难,也不能耽误了藏獒的推广,影响了藏獒的普及,哪怕自己多亏点,那也是为了藏獒做公益事业了,咱值!”薛振月这样劝说妻子。

薛振月卖獒,从来不给自己的藏獒出价格,都是客户看着给,“价格合适就卖,不要卖天价,毕竟藏獒也是动物。藏獒的市场价格,应该由买獒的人自己去平衡,价格和藏獒的品质相当就行,若什么藏獒都开出百万元乃至近千万元的价格,造成藏獒市场的恶性循环,养獒的人会伤心的。”薛振月总是这样真心实意地为獒友着想,他的徐州汉都獒园多年来,也因为他的诚信、他的朴实、他的真挚、他为客户的着想,而得到全国各地獒友的褒奖和谢意。

十几万的藏獒以三万元低价转让给艰辛爱獒之人,分文未收给朋友的3条母獒选配优秀种公獒,自己家的买卖不做给外地獒友们推荐求近买獒……

这么多年来,类似这样热情无私地推广藏獒,为藏獒做公益事业的例子数不胜数。可薛振月却说:“我从来不后悔自己的藏獒没卖出好价钱,因为我把藏獒送给真正爱獒的人。只要我繁育出了好藏獒,藏獒有个好前景,我就舒心。

“老薛可是个好人啊!”我们听到最多的就是这句话。

好人,看似一个很普通,很广泛多的评语,实则是老百姓对一个身边的人发自内心的最高评价。
而对此,薛振月这样说,藏獒再好,是人在养。养好獒,必须做好人。

10年来,薛振月就是这样痴心养獒,诚信卖獒。

10年来,薛振月就是这样平和低调,培育出众多精品藏獒。

10年来,全国獒友就是这样对他尊崇,怀有感恩之心。

这就是薛振月,一个将下半辈子交给藏獒的爱獒人。

Bookmark the permalink.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