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藏獒之父的悲哀|中国藏獒

接触獒犬近10余年,初次知道獒犬也是通过书籍资料,当年的獒犬不象近年的如此繁多和复杂,当年的核心就是燕京獒园和中原藏獒研究中心藏奇獒园;随后其他的同仁也加入这个打着保护纯种藏獒的旗号的队伍。河南与辽宁是最早掀起养殖獒犬的省份,北京以自身得天独厚的优势迅速成长起来,同时加入这个产业的有现在的中国畜牧业协会犬业分会副会长中国藏獒俱乐部主席的马俊仁,当时是国家体育总局田径教练 ,66次拿下冠军的金牌教练。
以上的几位养獒前辈和名人不必太多介绍大家也能耳熟能详。比如大名鼎鼎的王占奎业内的藏獒之父,当年凭借着一张杂志上的照片只身前往神秘的青藏高原。寻觅多年终于从当地牧民以及狗贩子手里买到许多现在俱乐部名獒犬的祖辈比如狮王、来得、野狼等;我们首先对这位先驱表达我们的亲佩之心和仰慕之情。曾经在高原忍饥挨饿顶风冒雪在巩义流离失所人财两空的境地下依然坚持走来的占奎老师。如果没有您多年的坚守和执着,就没有我们今天对獒犬的认知和了解,也没有河南省犬协在业内的地位和声誉,更没有中国藏獒的今天,我们再次感谢王老师您搭建了汉藏友谊的桥梁和新兴产业的发展。
峰回路转2012年您有一次自己出资召开研讨会,想想您在90年代末期的研讨会,时间瞬息万变曾经的伟岸坚挺的腰身变的单薄瘦弱。但是您慷慨激昂的讲演仿佛在告诉后生们,王占奎老骥伏枥志在千里 。我们敬佩您出席您活动的也多数是您的至交好友,更市现在藏獒产业的带头人,我们也同样感谢他们。尤其是台湾的吴信雄和拉萨前任市长洛嘎。

但是现在业内同样出现了不好的声音和行为,指责占奎的獒是大藏狮獒犬土藏狗的后代,我对此谈论我个人意见,鄙人去年也发表过一篇题目为藏狼论道的文章,得到了喜欢獒犬朋友们的认可,里面也提到了占奎利用高原原生犬种以及国外的大型獒犬杂交的问题,大家对于有些问题是心知肚明的,只是碍于某种原因无法将自己的想法和知道的内幕供出,所以我才写了论道这篇文章。里面提到的基本就是王占奎以前獒犬的来源以及现在的新生代产品。
王占奎在自己开的研讨会上的陈词大家也都基本认可,我对这位老者也是由衷的敬意,但是大家现在不要只是针对俱乐部现在的獒变成什么样子,大家要知道它们以前的祖宗是什么样子。占奎从牧区寻找到他自以为是纯种獒犬之后,当时由于年代和观念问题他的这种大型猛犬一时不怎么被认可,各项花销都需要金钱来权衡无奈的他只有给养殖肉犬的养殖厂配种。 记得曹国林给占奎购买獒犬送到巩义之后,等40天占奎才将钱凑齐送给曹国林。度过了人生最低迷的阶段占奎在巩义召开了第一次纯种藏獒研讨会,当时去观看的有南方的朋友,多数是了解獒犬的朋友过去一看就知道不是纯种獒犬,但是占奎依然建立了纯种藏獒基因库,想想依然觉得可笑至极。随着河南藏獒的兴起和发展,当地以及北京的爱好者也加入了这个队伍。

当时占奎从事藏獒养殖的时候,也是藏獒这个产业从萌芽到兴起的时候。当时的媒体也只有电视台藏獒联盟网。随着更多有实力有魄力的企业家和名流关注和购买这个高原物种的仿造品,03年以后这个产业也终于慢慢的走向了正轨。北京人相对比占奎聪明,因为占奎当时拿到手的杂志上面是山南獒犬的图片,所以占奎通过牧民多数寻找到的都是虎头犬,并非北京的苏福龙一样通过西宁的狗贩子购买大藏狮与獒犬的后代。所以刚刚入行的朋友也不懂得遗传和背景,基本都听从河南的这个土专家和北京的土专家的忽悠,甚至电视台也报道这些现在看来是民族罪人的败类。 从那时起獒犬变有了狮头虎头之分。占奎的虎头真正得到大家的关注并不是以前的野狼、狮王、苏莽、来得等犬只,而是占奎困难时期给肉犬养殖户配种所生的后代,至于卖去北京的三条黄色藏獒,由于都是牧区产地的犬所以外形基本遗传了父母祖辈。后来占奎又通过近亲和杂交巩固了他自己家黄獒的地位。但是这个奇迹只维护到狮王的孙子奥妙。现在大家看到的金龙银龙就是所谓的外国杂交品种的后代。

占奎的包金大家知道的也就三条名气大些的,它们的血脉不用给大家介绍大家也都知道的,虽然离世多年但是我们还是可以记得它们的名字。占奎最早寻找的藏獒就是包金,因为杂志上的犬是包金所以占奎第一次去牧区只寻找了包金,当时的牧民依然保留着祖先的传统,獒是不可以当作商品来出售只可以转赠朋友。所以占奎寻找购买优秀的藏獒是非常困难的,他通过自己和狗贩子的努力,终于寻找到了几条类似他杂志里的藏獒。苏莽则是他现在的总经理彩虹只身前往寻找到的一条犬。其他的犬只由于当时占奎当时的条件很多后代都没有流传现在的獒界。现在名气最大的应该是野狼和来得这两条,它们的后代虽然不是很多但是在90年代末期还是很受欢迎的。河南大数的獒都是他们的后代,其中无敌由于老马的名气使得它更加诱惑当时獒友的心理。但是同样的道理经过几代繁育之后出现了长毛后代。而且他自己当年也是用包金对外配的肉犬。

占奎自己家的所谓的藏獒基本就是这个样子,大家现在去看到的就是当年那些藏獒的后代。其中狮王的三个儿子都出售到北京,它们由不同人的饲养但是目地都是相同的,而且它们三个与其他牧区下来的长毛狮子犬杂交出来的后代也是现在獒界的主流血系。其中高北辰的京京和苏福龙的雷克后代都是大家耳熟能详的。京京的主人老高现在应该是大家最为钦佩的老师之一,他是第一个从占奎那买獒的北京人,而且同样是近亲繁育和用松狮杂交的人。当时因为占奎寻找狮王的时候本身对狮王并不是很感冒,怎么会管它的祖宗八代。所以老高买回去的小母和随后去搭配的母出的后代基本都是色素沉淀不同和毛量长短不一。雷克这条藏獒是苏福龙老师买回去的,它的老婆最多就是咏江宾的闺女,由于咏江宾的妈妈是一条藏狮子的后代,所以搭配出来的后代多数是当年的长毛藏獒,所谓的狮头虎面。马克出售到农科院之后占奎的来得等其他血系也到了北京,所以马克最优秀的后代在兄弟之中最少。

前几天看到占奎开的研讨会的时候觉得很正常,因为他自己就是杂交藏獒的鼻祖,这一点大家都是知道的。当他提到很多政治问题的时候,大家应该就明天了他自己在贼喊捉贼。他在西宁建立自己的基地,自己就是狗贩子出身,居然还在骂现在这些贩子。他在提交河南地方獒标准的时候20个月修改两次,这次居然大骂长毛獒我们不知道这个老头在想什么。提到纯种獒犬保护的问题,他又在忽悠大家哪个中心有在收藏保护,他 自己不是有纯种獒的基因库吗。18大的胜利召开我们进入了新一代的领导班子,但是很多历史遗留问题都是要解决的,包括河南省委给你的豪门大院。关于现在藏獒的外貌问题大家不必争论,因为他们的祖宗就是高原杂交犬,现在这个样子大家因为就不应该大惊小怪。关于提交基因给世界畜犬联盟的样本,难道没有他家狗的基因结果被全世界骂。至于网上的评论和来信都不是造假,但是大家写给的人不对。

对于这次的研讨会大家看到的表象是以占奎这个圈子的忏悔录,其实是对另一位同仁的打击那就是马俊仁。记得第一次藏獒研讨会上这两位老者还是好友。我们的主席当时非常认可占奎的工作和成绩,俩人互相吹捧情形非常和睦友好。按照俩人的资历来说占奎稍逊一筹,老马当时就是世界名人,国内更是红遍天。而老王就是普普通通的农民,因为当时寻找到几个类似杂志上的纯种獒犬所以老马高看他一眼。随着燕京獒园长毛犬的引进,老马的眼光不局限于河南的这种虎头品种,燕京的主人陈志永先后赠送多条当年燕京一线种獒的后代,而老王依然守着自己单一的血脉加之给肉犬养殖户配种,后来自己直接搞杂交。当年俱乐部的口号并不是像今天一样养自己喜欢的繁育市场需要的。而是走出国门走向世界,让比利时世界畜犬联合会门前升起自己国家的五星红旗。从藏奇燕京兴起大长毛的那一天,中国的獒犬就已经走向了深渊,从此也就有了狮头虎头之分。老马确实是这场浩劫的缔造者之一,因为他的名人效应因为他的大嘴巴,中国獒犬彻底颠覆,但是如果不是占奎老苏老彭根本不懂得什么是獒会导致今天的局面。由于当年的口号大家对杂交恨之入骨,所以以上两点占奎和老马敌对了。随着国内大长毛的兴起,老王的头版真的坐不住了,大家也对自己养殖的什么品种心知肚明,所以基本不在提标准的问题。由于05到12年老马一直本分的养着燕京獒园公孙血系、大雄师血系以及孙卫东虎子的后代,所以老王基本就是孙子辈分的。直到老马由于自己的犬不在适应中国藏獒市场,他变把自己的种群换成了董占永唐山狮王以及牧区森周家的后代。加之以前老马痛彻心扉的大骂牛系反对长毛,如今全国性的寻找自己骂过的品种,这就给一直等待机会的老王以可成之机。所以老王搬出中国藏獒的标准来压制自己 的同行老马。同时他自己的至交老友山西国际藏獒俱乐部郝晋高出来表面上抨击批评他们几人的历史问题,其实是帮他开脱罪名和炒作二人,郝晋高也是玩老王野狼血系的最近两年加入了台湾的血系,所以他就以为自己是专家教授了,如果他的知识不匮乏为什么错误不发生以前不站出来说话,很多东西实在令我们费解。自己到现在还在养殖着新品种,嘴里却口口声声教大家如何鉴定和繁育,毫无羞耻之心。恐怕中国藏獒产业又要出现一个郝大炮了。对于这场研讨会的意义和性质大家应该很明白。18 大的胜利召开我们进入新的历史起点,对于历史遗留和错误问题领导人绝对不会姑息。占奎今天能站出来说这些问题只能说他这是坦白交代问题,希望自己得到党政府以及被欺骗人们的原谅。至于另一个郝主席只是帮助他实现这个目的,至于老郝自己养殖的什么东西就问他自己吧。临沂天犬藏獒园欢迎您:电话:18354441668 QQ:89210317 地址:山东省临沂市河东区太平镇亭子头村 网站:www.sdzay.com和wwww.zangao369.com

以上文章出自于【中国-论道】 中国山南原始獒俱乐部【编】 2012.12.5

Tagged , ,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Comments are closed.